上市公司中的短期主义

来源:《首席财务官》杂志 作者: 日期:2012-10-23 编辑:admin4       发送给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页    

企业高管通过各种方式配置资源,在最大程度上提升未来自由现金流现值,这是一个价值构建的过程。遵循股东价值模型的高管会着眼于长期价值,而不是计较短期得失。

文/Alfred Rappaport

在通用集团前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看来,保护股东价值是“世界上最傻的主意”;多伦多大学商学院系主任罗杰·马丁(Roger Martin)则鼓吹,是时候“抛弃股东价值理论了”。当美国企业遇到麻烦时,质疑股东价值理论已成了惯例。在很多人看来,无论是过分强调季度收益,还是忽视长期投资的增长,甚至是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都和股东价值理论脱不了干系。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坚守股东价值的高管并没有导致危机,反而是违背股东价值的高管难辞其咎。但是为何人们纷纷责难于股东价值理论呢?

事实上,舆论声讨的是对季度收益和短期股价的过分强调及短期功利主义,只不过它们经常打着“提升股东价值”的幌子。在企业年报及投资者关系说明中,经常出现“我们尽最大努力提升股东价值”的说辞,其实在企业内部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企业高管真正关心的是季度赢利。因此是时候厘清“股东价值”的真正含义了。

如果高管遵从股东价值原则,那么他就会着眼于长期价值,而非短期利益。企业高管通过各种方式配置资源,在最大程度上提升未来自由现金流现值。这是一个价值构建的过程,股票价格的变动反映新增加的价值。遵循股东价值模型的高管着眼于长期价值,而不计较短期得失。股东价值模型适用于企业各个方面的资源配置,包括资本投资、产品研发、投资运营策略、兼并收购、新股发行以及股份回购等。股东价值模型强调现金流而非季度收益,因此企业高管必须将长期风险考虑进去。但股东价值也并非灵丹妙药。它是否有效,取决于管理层谋划策略是否得当、企业执行策略是否高效,当然还需要一点点运气。

股东价值模型的合理性

单是声讨企业高管打着保护股东价值的幌子追求短期赢利是不够的,还要回应各方对股东价值模型的质疑。

首先,很多人认为,追求股东价值会影响客户、雇员、供货商的利益。然而这样的说法毫无事实依据。在股东价值模型下,管理者会意识到,公司的长期利益与相关各方之间存在高度依存关系。比如说,企业可以通过定价来平衡股东和客户的利益。企业如果定价过高,价格就没有竞争力;如果过低,当前可能会受到不少投资者的追捧,但从长远来看,很可能无法获取足够资金为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进行再投资。这样合适的定价是要使客户就可以以合适的价格获得高品质的产品及服务。

同样员工也会主动寻找更好的薪酬和工作环境。企业工资如果太低,雇员素质就会整体偏低;工资如果太高,就有损一个企业的整体竞争力。这样的逻辑对于供货商和其他股东也是如此。企业若想实现股东价值的长期最大化,就必须打理好与相关各方之间的关系,在彼此之间建立诚信的氛围。虽然各方利益确实此消彼长,但这并不是一项零和交易。一家企业不可能通过剥削其他各方增加股东价值。

其次,强调社会责任的公众人士也对股东价值模型意见颇多。公司的社会责任本身就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话题。一方面,消费者组织及环保组织极力敦促企业关注全球变暖、环境污染、艾滋病、贫困等社会问题;另一方面,有学者认为,社会各方同时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能最大程度上提升公共福利。着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就是后一种观点的倡导者。他认为,“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就是在不欺诈、不欺骗、诚信经营、公平竞争的前提下,通过调动自身资源增加赢利。”弗里德曼的基本论点在于,企业尽职就是尽责。尽职的意思是要最大化股东的长期价值,而不是只关注短期利润。而传统观点则是,企业尽责才算尽职。在他们看来,只要企业不将外部成本转嫁到企业外,企业利益与社会福利就可在市场的调节下,达到很好的统一。企业高管既没有法定权力也缺乏必备的专业知识为社会福利出谋划策。

然而无论是企业自发解决还是政府机构强制执行,社会成本都会将产品成本提上去。这样一来,要么消费者承担更高的价格,要么工人接受更低的工资,要么股东降低投资收益率。而无论是哪种结果,影响的都是个人利益。企业参与社会公益活动,不能以牺牲股东的利益为代价。

因此企业做公益时,不可冲动盲目,应量力而行。不过也有时候,社会公益项目符合企业的自身利益。比如高污染企业投资环保项目或主动开发新能源,可使企业免受诉讼之苦。企业如果处理不好与消费者组织及环保组织的关系,可能会在声誉及经营收入方面受到损失。在这方面,星巴克就做得很好。星巴克针对咖啡农场污染、咖啡农户收入过低、门店员工收入过低三大问题,果断采取了相应措施。企业形象的提升带动了企业收入,而这也符合股东的利益。

还有一部分公司变被动防守为主动出击,积极寻找结合点,使公众利益与企业长远利益相一致。比如汽车企业积极开发高效节能汽车,快餐连锁店提供健康合理的饮食选择。此外知名运动品牌耐克公司积极开展“可持续项目”,将回收的运动鞋用于操场建设。

第三,股东价值模型能有效制衡各方之间的关系。倚重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寻找价值创造增长机会的处于起步阶段的企业,在该机制下最有可能实现风险资本的持续流入。与其他利益方不同,股东没有与企业签订明确合同。股东寄希望于管理层能信守承诺,尽心经营,而当企业的表现难以令人满意时,他们可以用脚投票,撤资走人。这样一来企业轻则股价大跌,重则很难继续在资本市场筹得资金。因此对于依靠资本市场融资的企业来说,尊重股东价值至关重要。投资者或是通过压低股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或是直接拒绝投资机会。在很多企业高管看来,短期行为是市场的大势所趋。由于专业基金的平均持股期限为一年,因此长期股东并不存在,更没有股东长期利益可言。

这样的逻辑大错特错。在资本市场中,重要的不是持股时间,而是投资视野。在一定的投资视野下,投资者对企业的未来现金流折现,以此确定股票的内在价值。虽然投资者的持股时间比较短,但股价反映的却是市场对一只股票的长远判断。研究表明,市场的投资视野至少为10年。因此虽然投资者赌的时间不长,但赌的内容却和长期有关。

企业管理层的职责是实现未来现金流现值的最大化,和股东的持股时间无关。企业高管不得以长期股东较少为由,一味追求短期利益,危害企业的未来。此外企业的发展战略应根据行业竞争格局来制定,和股东名单无关。由于企业没有执行好股东价值模型,因此有评论家误以为股东价值模型本身出了问题。股东价值原则并没有打乱企业管理秩序,而是管理层出现了失职。但很多评论人士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只是一味地向股东价值原则发难。

共3页123

返回首页    发送给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链接:
友情链接:


首席财务官融媒体平台 京ICP备09021912号
本网站由北京麦迪逊大道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独家运营
新媒体内容及广告合作微信:cfo_tian  互动邮箱:12530945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