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成都高投:第四城的胜负手

来源:cfoworld 作者:本刊记者 田茂永 日期:2017-11-07 编辑:admin       发送给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页    

身处成都高新区之中,如果从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视角来审视的话,“第四城”之于成都的确已经有那么几分当仁不让的味道了。

 成都高投:第四城的胜负手

 
身处成都高新区之中,如果从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视角来审视的话,“第四城”之于成都的确已经有那么几分当仁不让的味道了。
 
文/本刊记者  田茂永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高投)CFO李小波博士在其位于成都高新区管委会办公楼内的办公室里面对《首席财务官》的独家专访笑着说道。说来也许令人难以置信,动辄北上广深的提法竟然在高新区领域失效,成都高新区已连续多年在全国120多个国家级高新区的综合实力排名坐稳全国第三的“探花”位置。
 
当然,从更广泛的城市排名上看,成都更为得意的是其近年来广为人知的“第四城”招牌。最早缘起于朱自清1941年完成的组题文章《外东消夏录》中的《成都诗》,开篇即说:“据说成都是中国第四大城。城太大了,要指出它的特色倒不易。而数年前《新周刊》和华西都市报的一个精妙策划,使得成都艰难击败了经济实力远超自己的深圳夺得“第四城”的称号,从而给这座有着2600年历史的西南第一大都赋予了全新的城市定位。
 
胜负手之高:人口红利
 
“我们在研究战略定位的时候,人口的变化始终是成都高投一直关注的重要因素。改革开放以来,四川曾长期处于人口流出大省的角色,但最近数年来,至少成都开始在国内二线城市人口红利普遍不再的情况下,反而出现了持续的人口流入。除了归乡因素,高新技术产业环境的大幅改善也起到了非常关键的助力。”李小波博士认为人口红利的变化对于成都高投下一步的发展将带来长周期的显着正向影响。
 
在最近一两年的内地城市经济发展研究中,人口红利正在成为决策者们日益关注的因素。从图1中可以看出,在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人口红利进入瓶颈期后,成都、郑州、武汉正在成为新的人口红利城市。刨去重庆因规划原因导致的人口增速跳点因素之外,其中过去5年平均人口增速为2.45%的成都被一致认为在国内二线城市抢人大战中赢得了先机。
 
今年7月19日,成都“产业新政50条”中最具冲击力的《成都实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行动计划》正式面向社会发布。该《行动计划》被视为成都在二线城市抢人大战中的终极大招,其最大看点在于“不拘一格降人才”:具有普通全日制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青年人才,凭毕业证来蓉即可申请办理落户手续;在本市同一用人单位工作2年及以上的技能人才,可凭单位推荐、部门认定办理落户手续。成都高新区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细化,根据自身产业发展的需要,制定了高层次人才引进方案,包括全球知名专家、国家千人计划等高层次人才提供住房及科研补贴等优惠政策。其中最具样板轰动效应的是,成都高新区管委会与2009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得主杰克·邵斯达克(Jack W. Szostak)教授签订战略框架合作协议,双方将利用各自优势,在成都高新区天府生命科技园建设“邵斯达克-四川大学大核酸研究院”。
 
另外,从新增企业的统计数字上看,人口红利的转化效果或许更为明显。据统计,2017年1-9月,成都高新区新登记各类型企业12650户,同比增长58.26%,注册资本572.49 亿元,同比增长21.35%。
 
与人口红利周期不期而遇的,是成都高新区过去5年来的格局跃升:从四川省首个GDP过千亿元、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过百亿元的产业园区,到2015年成为省内首个3000亿元工业园区;从西部最具产业规模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到西部首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并与涵盖三个片区的西部最大的四川自贸区融为一体。
 
目前,成都高新区现有托管区域面积613平方公里。其中,高新南区87平方公里,定位为“金融中心、双创中心、国际交流中心和专业会展中心”;高新西区43平方公里,定位为“先进制造业聚集区和校地合作示范区”;高新东区483平方公里,以天府国际机场为枢纽,大力发展临空经济,建设天府国际空港新城。与成都市双流区合作共建44平方公里的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定位为“世界级生物产业创新与智造之都”。“成都高投作为成都高新区产业规划的具体执行者,在这一轮新的经济周期中,同样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成都高新区不断提升的人口虹吸效应就是我们社会效益最好的体现,而从经济指标来看,成都高投近年来保持着每年100亿元以上的投资开发强度,2016年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26亿元,实现营业收入44.88亿元,净利润8.9亿元,总资产规模达到了345亿元。”李小波颇为自豪地表示。 
 
胜负手之新:产业格局
 
虽然在传统印象中,身为天府之国的四川向来以农业为产业之首。但实际上,电子工业和信息产业在成都同样有着深厚的底蕴。早在1950年代初,成都就成为全国重点建设的三个电子工业基地之一,并在城市东郊陆续兴建了一批军工企业,甚至在成都仅有的5所部属大学(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南交通大学、西南财经大学、西南民族大学)中就有一席是专为电子科技方向而设立的。
 
“目前成都高新区的重点产业格局正在向尖端与纵深两个方向加速推进。比如,半导体产业就是我们高新区着力发展的主导产业之一。近年来国内半导体产业进口贸易额每年都在2000亿美元,实际上是超过石油进口额的。之前我们的龙头企业是Intel,2013年又引入了德州仪器,当时我也是主要的谈判组成员。现在又引进了格罗方德,同样是生产晶圆的世界级巨头,成都高投也是作为产业投资者深度参与其中的。另外,光电显示领域也是我们布局的重点方向,像京东方、深天马、中国建材集团、长虹等等。这两个重点领域不仅我们的产业聚集效应明显,而且和电子科大等人才聚集效应有着很好的呼应。”李小波表示,在吸引这些重量级的产业巨头落户成都高新区的过程中,成都高投在金融支持、产业扶持、产业投资等方面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当然,支撑起第四城高新产业格局的,不能仅仅依靠少数超大型产业巨头,如何激活数以千计的中小型科技企业,同样也是成都高投在产业布局方面着力创新的方向。
 
“像我们建设和运营的天府软件园里面都是中小型企业,几年下来也成功孵化出数家上市公司,比如2015年登陆创业板的迅游科技。天府生命科技园也是重点打造的生物医药研发创新中心和产业孵化中心,我们提供了一流的软硬件设施,包括医药化学分析测试中心、实验动物及其应用平台、知识产权申报与成果交易平台、在建的六个独立公共实验室以及全装修孵化单元等。在这类创业园区里,成都高投不仅是园区的建设者,更是运营者。如何扶持企业做大做强,提供延伸服务,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重要方向。”李小波尤其着重指出金融服务创新是其中的牵引力所在。
 
作为西部首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全国首批促进科技与金融试点地区,成都高新区已建立了完善的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形成了具有全国示范性、影响力的“梯形融资模式”,辐射1.5万余家在孵科技型企业。截至2016年底,成都高新区已聚集金融类机构800余家,累计利用政府与金融机构联合开发的各类政策性融资产品为1200余家次企业提供融资超过100亿元人民币,以扶持政策为手段累计引导金融机构为3500家次企业提供融资超过300亿元人民币,培育上市企业29家、新三板挂牌企业103家。
 
对于成都高投而言,另一个巨大的新格局机遇来自“东进”。经成都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自2017年4月1日起,简阳市丹景乡、玉成乡、草池镇、新民乡、三岔镇、福田乡、芦葭镇、董家埂乡、清风乡、坛罐乡、海螺乡、石板凳镇共12个整乡(镇)委托成都高新区管理。这部分面积高达483平方公里的成都天府空港新城也被习惯性地称为成都高新东区。
 
“东进战略相当于新增了3个高新区的面积,而且凭借全国第三个拥有双机场城市的全新机遇,可做的文章非常大。”李小波对此充满了期待。
 
胜负手之投:全面转型
 
事实上,成都高新区的产业聚集与人才聚集的协同不仅出现了很好的“化学反应”,而且在生产与生活的另外两个视角也开始寻求全新的平衡。
 
“比如,成都高新南区建设的一个重要出发点就是‘产城一体’,倡导大家在这里从事高新产业工作,也在这里享受高品质生活,其中铁像寺水街就是一个被业内公认成功的范本。”李小波兴致勃勃地客串了一把导游,在傍晚带着我们去铁像寺水街深度体验“产城一体”的感觉。而在成都高投2017年工作计划中也明确指出——全力推动铁像寺水街二期的打造和运营,彰显高新南区“蜀风雅韵”的城市特色。
 
于2013年6月15日运行的铁像寺水街项目一期总投资3.5亿元,总用地面积78亩,总建筑面积约5万平方米,局部高三层,均为特色商业建筑。毗邻明代万历十八年间建址的铁像寺,南北流向的肖家河绵延贯穿,铁像寺水街街区以流水为脉络,串联街巷院落、古树广场、水岸荷塘,再现天府之国传承千年的回澜塔、石敢当、石羊、古桥、水榭、戏台、牌坊,集成中西佳肴、艺术收藏、戏曲音乐、品茗诵经、民俗民风等业态,以“善、禅、和、雅、味、乐”的人文意境,演绎 “上善若水,佛寺禅房,街巷合院,艺术人文,天下美食,闲适安逸”的美好生活景象。随着附近商业楼盘的不断落成,整个铁像寺水街已经初现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
 
“来这里消费的人大部分不是游客,而主要是附近的居民。”李小波补充道。行走于期间,很难想象眼前的景象是出自通常被视为专门从事产业园区建设、开发、运用的公司手笔。
 
身为成都高投CFO,李小波主要的关注焦点除了重要的产业规划、财务战略、重点项目谈判,还有整体的融资规划以及财务体系的角色变革。“在拓宽融资渠道上,基本上市场上有的融资品种我们都有所涉及。而且最值得我们财务团队骄傲的是,抓住去年相对比较宽松的资金市场环境,经过一系列的债务结构调整,一方面我们把短期融资尽可能地调整为长期融资,另一方面把较高利率的负债全部替换为基准下浮的水平,这样一来成都高投总体的财务成本大大降低,一年差不多要省几千万元。为拓宽海外融资渠道,很快我们还要发行美元债和欧元债,一来海外成熟市场的资金更便宜,二为响应国家“一带一路“走出去的发展战略,未来我们进行海外园区或者高新企业收购的时候,资金运用起来也会更便利。”
 
2017年5月,全国首单双创专项债务融资工具——成都高投10亿元双创专项债在银行间债券市场簿记建档发行,开创了“平台发债,投贷联动”双创金融服务新模式,其创新效应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亲笔批示,全国推广。这让操盘手李小波也深感荣耀。同时,抓住高新区扩区及集团业绩不断改善的时间窗口,在李小波主导下,成都高投顺利取得了大公国际给出的AAA评级,对于成都高投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将有极大的帮助。“可以说,拿到这个3A评级是很不容易的,说明各大机构看好成都高投的发展,在全国120多家高新区中除了北京和上海,好像还没有其他地区拿到过。”
 
“无论是对成都高投还是对于我个人的职业发展而言,未来的10年都是黄金的10年。从CFO对内的角色而言,未来5~10年,成都高投的财务管理创新目标为‘战略财务+业务财务+共享财务’,在这个过程中,技术是动力,配套的技术创新、系统及云服务将会更加生动和丰富。另一方面我也希望从底层核算工作解放出来的财务管理团队能不断向更高的价值活动空间跃迁。”于2014年顺利拿到西南财经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的李小波显然有着更广阔的视野,“另一方面,从成都高投的产业形态溢出效应来看,我们自身财务体系的角色演进还包括向外延伸服务的部分。比如,我们园区内数以万计的大量中小创企业,亟需涵盖日常运营、融资、海外拓展等高品质的财务外包服务,我也希望能将成都高投高水准的财务管理能力通过与云服务技术的结合输出到园区内的广大中小创企业,这显然是更有黏性和价值创造活力的B2B方向的共享经济。”
 
CFO小传 >> 李小波
 
1971年生,成都人  西南财经大学  管理学博士
 
先后任职康弘药业、中商股份、华联股份、成芯半导体
 
2008年至今  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  CFO
 
成都保税物流有限公司      董事长
 
【版权声明】:本文属独家文章,版权归《首席财务官》杂志社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其法律责任。
 

返回首页    发送给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链接:


《首席财务官》杂志社文章及图片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Kangde Law House
杂志合作热线:010-6825 6686     网站合作热线: 010-6825 8216    
传真: 010-6825 5976      互动邮箱:admin-w@topcfo.net
地址:北京万寿路翠微中里16号院15号楼北3层 京ICP备09081152号   邮编: 100036